宁夏第五批医疗救援队乘坐包机奔赴湖北
来源:宁夏第五批医疗救援队乘坐包机奔赴湖北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0:39:04


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报道,美国国防部30日发布声明称,一名来自新泽西州的陆军国民警卫队士兵于上周六(28日)去世,这名士兵自3月21日以来,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。

自从德国政府宣布关闭学校和幼儿园,人们仿佛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,超市的意大利面和厕纸都被买空。但Facebook上德国各地仍有自发组织的“corona party”活动,许多德国年轻人庆祝新冠病毒导致的学校停课和意外得来的假期。

第一站是检疫部门,等待检疫的队伍长得看不到尽头,不断有更多旅客过来排队。

由于每天关注国内新闻,了解新冠病毒的传染性之强,我减少了出门次数,但仍旧觉得只有回家才安心,和家人商讨后,重新订了三月回国的机票。

到机场以后,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,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,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。一个小时之后,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,空姐告知我们,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因为等候时间过长,机场工作人员前来解释原因:受3月22日刚施行的对所有欧洲入境者进行检查的政策影响,一天之间约有一千人被暂时隔离等待12小时后的检测结果。23日当天,安全起见,房间消毒后还需静置4小时才能入住,因此耽误了我们的转运隔离。

到家之后,住宅所在江北区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我居家隔离注意事项,并安排了一名中文流利的区政府雇员一日两次联系我记录体温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工作人员为旅客测量耳内温度。我的温度是37.3摄氏度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一个人戴着口罩,人们亲吻拥抱一如往常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设置在户外的新冠肺炎检查室。